美图

美图卸“装”:“抛弃”手机业务 图谋社交赋能

  距离美图公司(01357.HK 以下简称“美图”)“牵手”小米刚过去一个月,美图手机被并购、裁员等消息便不胫而走。

  “美图没有出售手机业务的计划。”美图回应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称,原定于2019年上半年发布的V系列手机仍会由美图做主体来如期发布。

  “2018年上半年,美图手机的出货量出现下滑,下半年手机业务亏损。”美图回应称,面对愈演愈烈的市场竞争及行业的饱和,美图与小米“协同互补”的合作利好双方。

  这意味着贡献美图营业收入八成左右的手机业务在接下来的5年甚至更长时间都将依托分成费用。业内认为短期看这势必带来美图营收体量的锐减,但有助于缓解“流血”的手机业务对净利润的持续拖累。同时,美图及时止损转而专注转型社交平台并没有赢得资本市场的理解。股价暴跌、市值蒸发近九成,美图在核心业务开展的第十个年头行至了转型岔路口。

  断臂止损

  记者了解到,美图将旗下美图手机的品牌、影像技术和相关域名独家授权给小米,美图手机将会由小米负责手机的硬件、系统研发,生产,市场推广与销售,而美图将持续提供影像技术与美颜算法的共同支持。这是全球范围内的合作。

  这旋即引发业内关于美图手机被并购、裁员等猜想。这种说法与整个智能手机市场不景气有直接关系。IDC称,2018年第三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滑6%,另据中国信通院数据显示,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2018 年 1~10 月同比下降 15.3%。另一方面,这也与美图手机业务的发展状况息息相关。

  早在2013年,在行业主流水平才30万~200万像素之际,美图推出800万像素前置摄像头的拍照手机美图Kiss,赢得了一二线城市年轻女性用户群的青睐。由口碑积淀及早期的差异化所换来的品牌溢价,美图手机5年间平均售价呈上升之势。

  凭借年均约100余万台相对小的规模体量,美图手机不仅实现盈利,还维持了行业较高的毛利率,为美图贡献了稳定的现金流。2018年上半年,手机平均售价同比增长21%至2751元。

  好景不长。“今年智能手机行业大环境的波动,令我们的手机业务受到巨大冲击。我们的手机业务由于体量小,无法降低成本去迎合愈演愈烈的价格战,今年上半年,美图手机的出货量出现下滑,下半年手机业务亏损。”美图回应称,面对愈演愈烈的市场竞争及行业的饱和,公司需要通过资源的整合和调整来应对。据悉,美图手机2018年上半年销量下降37%至53万台,预计下半年手机销量将进一步下滑。

  美图与小米以“协同互补”未言及二者的合作背景。在消费电子分析师向瑾看来,小米手机也亟待新功能注入。

  IDC数据显示,小米2018年第三季度国内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10.9%,位列华为、vivo、OPPO之后。在第二季度,小米手机在国内出货量就位列“华米OV”末位。IDC分析师王希直言:“渠道实力更强、单机利润更高的华为、vivo、OPPO、荣耀仍在强化渠道,完善手机产品矩阵。全球手机出货量下行的背景下,小米守住手机基本盘的稳定绝非易事。”小米黑鲨游戏手机、印度POCO等产品的推出也被认为是小米寻求手机业务新增长点的例证。

  “利用小米在供应链管理、销售和营销方面的规模效应,美图手机很快将走出亏损泥潭,授权还能获得稳定的分成收入;男性用户居多的小米则拿到了年轻女性用户市场的一张‘船票’。”通信观察人士项立刚直言。

  在深圳某投行许姓分析人士看来,这笔买卖对于二者来说都是稳赚不赔。这一说法受到不少业内人士的认可。在双方合作第一阶段,自合作手机正式上市起的5年内,美图将获得每台合作手机销售毛利润的10%,直至累计分成金额到达约定的金额;小米亦有权选择一次性支付分成费用来补足约定金额。一旦达到约定金额后,小米若决定继续合作,则双方合作进入第二阶段。第二阶段最长可持续30年,在此期间,美图将继续获得手机销售的分成,并享有每年1000万美元的保底分成收入。

  若参照美图2018年上半年53万台的销量、年均100万台左右的销量、及2000元左右的平均销售单价做粗略推算,再参照小米手机10%左右的毛利率,再乘以美图的分成比例,美图前5年每年可获得的毛利分成为2000万元左右。

  “未来跟小米合作,手机业务会变轻,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纯利润的业务。”美图CFO颜劲良表示,“原来你要投入非常大的资金,然后去换取一个很薄的毛利,靠足够大的规模最终可以赚到钱。我们现在只聚焦技术,去拿一个分成。这样我们要投入的资金就不是很多,主要是我们的数据、算法、员工跟研发成本。”

  明暗较量

  轻资产转型似乎并不足以刺激市场。

  美图股价于近日创下2.37港元/股历史最低价,相较于历史最高价23.05港元/股,已跌去近九成,且市值也由巅峰时期的近千亿港元跌至不足100亿港元。

  “美图上市以来,我个人和吴欣鸿从39%的股份,增加到现在40.6%,我和吴欣鸿从来没有减持过任何美图股份,我个人出资将近3亿港元进行增持,公司回购花费将近8亿港元,就是看好美图公司的长期发展潜力。”美图公司董事长蔡文胜称。

  美图的表现并非个案。本报记者梳理近两年来内地赴港上市的新经济公司的股价表现,发现基本都处于破发状态,且2018年以来跌幅普遍在20%至80%之间。被称为“新经济三驾马车”的众安在线、阅文集团和易鑫集团,2018年以来股价跌幅均超过50%。业内认为,香港新经济股之所以出现大面积“破发”,主要与港股市场整体走弱及新股发行价偏高有关。

  “新经济类企业往往波动大、风险大,盈利模式也不清晰。部分明星新股被资金集中炒作,估值盈利不匹配,在资金面趋紧、潮水退去时,容易出现破发、股价下跌等情况。”广东桡典信息有限公司港股分析师陈铭立称,港股市场还受美联储连续加息的影响,资金持续流出新兴市场,因此港股气氛压抑。

  之前就有业内人士曾向本报记者表示,港股以机构投资者为主导的市场属性,很难制造任何市场泡沫,且不少投资者均对新经济公司持观望姿态。“表面看美图是股价、市值下跌,但本质是投资者对美图这类新经济公司普遍强调的商业模式、发展前景仍存在疑问。”昊泽资本合伙人赫信称,股价、估值最终仍要由公司的盈利能力和现金流实力决定。

  美图自2016年上市以来,营收迅速实现翻一番,经调整净亏损由2016年的5.405亿元收窄至亏损0.46亿元,时至2018年上半年亏损仍在持续。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